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

谢元明新闻博客资讯网

  • 首页
  • 财经
  • 悄然摘牌A股新三板 天涯社区沦落天涯

悄然摘牌A股新三板 天涯社区沦落天涯

发布:admin06-11分类: 财经

  在最为辉煌的时代,八成网络热点出自天涯社区。(图片来源:海南三沙卫视截图)

  【侨报网综合报道】“天涯”地角有穷时,只有相思无尽处!谈及“天涯社区”四字,一定会勾起很多中国“70后”“80后”对于互联网最初的回忆。作为互联网发展历程中不可抹去的名字,天涯社区曾代表了一个时代。曾经的天涯社区对互联网的影响不亚于如今的微信。不仅捧红了“芙蓉姐姐”“宁财神”等最早的一批网红,还捧红了《鬼吹灯》《滚蛋吧肿瘤君》《明朝那些事》等诸多网络小说。

  时过境迁,随着一声“天涯海角今犹在,人世沧桑万轮回”的感叹,如今的天涯社区终究还是要步入历史的尘埃之中。近日,天涯社区发布公告称,公司股票在A股新三板终止挂牌。但即便如此,该条新闻却知者寥寥,甚至无人关注,让人更添几分悲凉之情。

  同是“天涯”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?天涯社区(简称“天涯”)的兴衰荣辱,与其创始人邢明密不可分。

  综合北京《投资家》杂志、自媒体“市界”报道,邢明1967年出生于河北沧州一个贫困农村家庭。1974年,父亲带着刑明参观了宋庆龄的故居。在那里,父亲语重心长的和邢明说道:“我这一辈子吃得最大的亏就是不识字,你一定要好好读书,将来上大学。”

  1987年,邢明不负父望,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。大学毕业后邢明找到了一份公务员的工作,进入了海南省政府信息中心工作。也是这份工作,让刑明第一次接触到了互联网。

  1996年A股正逢牛市,几乎进入全民炒股时代。顺应潮流的邢明也加入炒股大军的行列。因工作的关系,刑明总能接收到最新的新闻消息,邢明靠炒股大赚了一笔。据说当年邢明在股市的收益超过了2000万元(人民币,下同)!

  1998年恰逢扩大改革开放,中国再度掀起了创业潮。邢明也坐不住了,选择辞职“下海”创业。凭借多年对互联网信息技术的接触,邢明拿着股市赚来的2000万元在海南创办天涯社区。名字取自海南的“天涯海角”。

  创办初期,天涯社区只是作为交流股票讯息的论坛,却不想误打误撞成了精英聚集地。彼时,互联网分隔开两个世界:普通人触碰这个“美丽新世界”的机会还不多,但第一批高知用户已在“四通利方论坛”(现在的新浪网)畅所欲言。

  四通利方后来成了新浪网,转型门户,这批以高知群体为主的使用者候鸟迁徙一样到天涯社区。

  刚开始做天涯时邢明并没有找运营团队,而是把一切都交给了用户自己决定,任其野蛮生长。就在这种“原生态”的管理模式下,天涯的用户也越来越多了。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只有两个程序员,不采取任何推广,也不融资的天涯最后还成功度过了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。

  俗话说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”。而熬过了2000年互联网寒冬的天涯就以身作则诠释了这段线年开始,网络作家慕容雪村开始在“天涯”连载小说《成都,今夜请将我遗忘》,而才短短几日,小说的阅读量就超过了20万。在那个互联网还不普及的时代来说,这个数字可谓非常庞大。也是因此,不仅慕容雪村火了。天涯也火了!

  然而这只仅是天涯走红整个互联网的“前戏”。真正让天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是2004年一则《两所乡村小学和一个支教者》的帖子。该帖一经发布就迅速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关注,仅3天时间,跟帖量就超过了300万。

  因为帖子影响力巨大,最后甚至惊动了大陆央视的记者采访了帖子中放弃读研,选择去贵州山区支教的徐本禹。也是因此,徐本禹获得了2004年的“感动中国”人物。

  从此有了大陆央视背书的天涯开始火得一发不可收拾。“芙蓉姐姐”“宁财神”等中国最早的一批“网红”先后在此产生。随后《鬼吹灯》、《明朝那些事》、《黑道风云20》等网络小说更是锦上添花,将天涯推向了中国互联网第一论坛。某种程度上看,天涯就是网络文学的原发地,但是邢明们并没有进一步往前,时下互联网企业关注的商业模式和变现逻辑,在天涯还是一片空白,这或许也暗示了天涯后来的命运。

  在“全民话题,天涯制造”的高光时刻,天涯坐拥数千万的注册用户,八成网络热点出自天涯。

  每天同时在线万人,当时的天涯堪称中国互联网的顶级流量担当,论坛上热帖发酵的威力比当下的微博热搜来得更加凶猛。

  虽说名气在外,但天涯并不赚钱。资金压力最大时,天涯有些事业部压缩到只有1人,甚至几个月发不出工资,即使有大量“斑竹”(版主)免费帮忙维护子板块的运营,天涯也快养不活自己的运维“小团队”。

  2004年,天涯资金最紧张的时候,新浪前董事长汪延和搜狐CEO张朝阳均向邢明抛出了橄榄枝,希望收购天涯,而邢明选择了拒绝,在公司最好的时候卖掉,是所有创业者最忌讳的事。他更倾向于接受入股。也是因此,天涯和搜狐、新浪擦肩而过。

  此后的天涯发展的倒也还算顺利,相继拿到了IDG、联想、谷歌等机构和个人的投资。

  拿了投资人的钱,邢明的天涯再也不是那个任其“野蛮生长”的论坛了,毕竟要赚钱来回报投资人,因此天涯开始了自己的商业化路线。

  但如何在保证商业化的前提下,不给用户带来太多的麻烦,对此邢明颇费了一番脑汁。

  在浏览遍了所有网站后,邢明发现天涯是个栏目分类的网站,可以搞一个广告栏目,这样就可以较大程度上减少版面上的广告对网民的影响。

  因此后来天涯推出了“推荐话题”的广告栏目,保证了商业化的前提下不过多的打扰网民。

  所以,天涯社区即使走了商业化路线,“粉丝”增量也丝毫没有受影响。到了2007年,天涯的用户已经突破了2000万,员工也突破了300人。

  2008成为了天涯急速扩张的一年,这一年邢明从百度、谷歌、IBM等大企业挖来了很多人才,组成了一支强大的研发队伍并开发了ADTOP广告系统。

  这套系统带来了“七天连锁酒店”“百事可乐”、“海南航空”“京东”等数十家大客户,给天涯带来了不小的收益。

  除了广告业务外,邢明也看中了网游行业。当时网游在中国正呈喷发式增长,“梦幻西游”、“诛仙”等一大堆网游火得不可开交。2009年邢明开始带着自己的团队研发网游。正如他之前所设想的那样,没多长时间就赚到了30万元,于是他决心扩大投入。

  很快,邢明找来了60人的研发团队,正式进军网游行业。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自己开发的游戏并没抓住天涯用户的喜好,因此转化率很低,根本没人玩,就这样在网游行业邢明亏了几百万元。

  因为没得到回报,天涯上一些草根原创者逐渐流失到微博、微信公号等新平台上,盛大等平台也逐渐切入做IP运营,原发地天涯却没有帮他们实现价值。多年之后,邢明反思称,天涯的短板很明显,比如商业敏感性偏弱,赚钱的东西想的太少。

  与此同时,在最辉煌的时候,天涯也并未考虑狙击资本,按照邢明的话说,因为那时还有点业余炒股票赚的钱,能自己运作。

  2008年,香港影星张柏芝“艳照门”事件席卷论坛,那是天涯最后的辉煌。后来,互联网“原始密林”被大刀阔斧地修剪成花园,互联网产业被开垦得越发充分,“无为而治”似乎已经远远不够了。

  由于入不敷出,在谷歌的牵头下,“天涯”计划登陆纳斯达克,并在2007年搭建好VIE架构。

  2008年后,谷歌开始退出中国市场,曾经主导与天涯合作的李开复从谷歌辞职创办了创新工厂,天涯来美上市的计划被搁浅。

  碰巧当年A股创业板征求意见稿出台,邢明作为重点对象被深交所邀请参加座谈会,邢明随即决定带领天涯冲击创业板,“天涯领军创业板”的消息不胫而走。

  然而,涉及外资的VIE架构成为天涯在A股上市的拦路虎,拆除VIE架构意味着谷歌必须退出股权,双方进行了长达10个月的艰苦谈判,最终天涯得以回购股权。

  这一漫长程序也耽误了天涯的资本旅途,创业板上市条件已大幅提高,天涯的盈利水平达不到创业板的要求,再次与绝佳的上市机会擦肩而过。

  2010年后,中国移动互联网兴起,微博、微信等社交媒体纷纷崛起,“天涯”所依托的web2.0技术成了明日黄花,精英大V和草根用户均转移到新的平台,天涯再也不是话题制造中心。

  天涯论坛也会出现“天涯真的是没落了”的帖子,尴尬的是底下再无“盖楼者”,当年宁财神一篇矫情的《天涯这个烂地方》,引发的“盖楼”风景只可追忆不再重现。

  社交媒体、门户网站、视频网站、垂直社区的多面夹击,天涯倚重的广告业务遭遇严重挤压,2012年,“天涯”被迫向个人增值服务和社区型电商转型,实施“平台化战略”。

  重点打造的“天涯轻”与“天涯客”项目,前者追赶移动互联网潮流,以流行的微博、轻博客、LBS交友以及O2O等形式,打造天涯资源整合平台;后者则是一个游记性质的产品,切入社区电商领域,寻求除了广告以外新的盈利途径。

  事实证明,无论是“天涯轻”还是“天涯客”,其用户规模都难以扛起“平台”二字。

  2015年4月,天涯悄悄登陆新三板,在上百份的上市公告中,天涯还是被媒体挖了出来,引发“天涯人”的集体怀旧。邢明听到关于天涯登陆新三板的反馈是“挺冤的,挺掉价的”。

  2017年,天涯以22亿的估值获得了华夏幸福2200万的非公开认购100万股,但当时的微信估值已超过了8000亿元。也就是说,行走了17年的天涯估值竟不及微信的1%!让人不禁感叹道“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”。

  邢明谈到新三板时说,“现在看来,当年回归中国资本市场的选择不一定正确,原来我们是美元基金的融资模式,资本市场看的是未来愿景,但在中国上市,只看能赚多少钱,通过营业额算PE估值,这是我们走的一个弯路”。

  走弯路时,天涯正处在调整期,邢明看中横空出世的区块链,认为区块链的去中心化,跟天涯的内核非常契合,天涯早期正是因去中心化而繁荣起来。2016年下半年,邢明定下通过区块链重构天涯的战略。

  然而,区块链的风口呼啸而过,天涯的区块链星球板块“封刀”(停止挖矿)的帖子越来越多,他们认为此项目前途不明。

  区块链之后,天涯又该何去?邢明感慨,“假如我把这些精力、资金、资源围绕原创内容社区展开,包括用产品提升、移动端转型等,天涯肯定不是现在这样。”他也强调,天涯仍然没有放弃要成为一个综合社区平台的理想,而这些都需要资本的支持。从新三板摘牌后,邢明把目光投向了A股科创板。(完)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